English
联系我们
网站地图
邮箱



百万文字www03024com ,粤彩三语百万文字论坛 ,香港百万文字论坛 ,www03024com百万文字论坛 :NASA:SpaceX"龙"飞船或明年初执行首次载人试飞

文章来源:Sogou   发布时间:2019年11月19日 23:01:33  【字号:     】  

11月16日下午,不少香港市民来到驻香港部队九龙东军营旁,主动清理被路障堵塞的联福道。

△图片来源:驻香港部队官方微博

16时20分左右,驻香港部队官兵加入清理工作,协助市民完成周边道路疏通,恢复街道交通,赢得现场市民阵阵掌声。

△图片来源:驻香港部队官方微博

17时许,完成清理工作的官兵全部返回营区。

△图片来源:驻香港部队官方微博

“手空空,无一物,路遥遥,无止境。乱离中,流浪里,饿我体肤劳我精。艰险我奋进,困乏我多情。千斤担子两肩挑,趁青春,结队向前行”――1953年,钱穆在为初创不久的新亚书院校歌填词时如是写道。

大半个世纪过去,很多学人试图在香港诸高校中寻找新亚精神的余影,不料却在一场新的“乱离险阻”中,被打了个措手不及。

侠客岛:离开香港的内地学生说港人仿若活在梦中

11月12日夜间的香港中文大学(图源:外媒)

“每一代人都想成为时代的主角,但不是每一代都能为自身找到合理性。”

11月4日凌晨0点45至1点间,一道“白光”在新界将军澳某停车场二、三楼层间“闪过”;4天后,当晚坠落的22岁香港科技大学学生周梓乐被证实死亡。

“总是要有人死才能推动事情的发展”,周梓乐坠楼后不久,香港大学博士在读生小杨和同窗反复观看现场视频,因事发地正处摄像头盲区,无人能知晓周的跌落究竟是因“躲避警方催泪弹”还是单纯踏空。

但学生们已隐隐感到,在末日狂欢途中的黑衣人,不畏惧再“走远一程”。

周的死讯尚未被确实的那两日,港中大学生小路已有意识在校园中绕路回避蒙面者,在学校中偶有和“情绪激动”的黑衣人擦肩,他总会下意识地握紧早已调成震动的手机――“就怕一个电话打进来,被听出内地腔”。

而在此前相当一段长时间,小路曾倾向于认为,和理非和勇武者会始终泾渭分明。

也正是那时,一名白衣内地学生在距小路20余公里的港科大校园,被黑衣人团团围困、挥拳殴打至头破血流。

事发后,小路的一位内地同窗说要“即刻跑回深圳”,但当其好不容易打到一辆尚愿载客的的士,却被黑衣人所设路障拦截了一个多小时,最终只得拖着行李、步行返回校园。

随后,高校中众多课程被“暂时取消”;在港科大部分学生的邮箱里,还躺着一封来自校长的公开信,其中“take care and be safe”(务必保重并留意安全)的收尾,让不少人寒意乍起。

侠客岛:离开香港的内地学生说港人仿若活在梦中

内地学生在香港科技大学校园内被“私了”(图源:港媒)

“透过房间的窗子,我看到奔跑的警察和人群,听到‘砰砰砰’和人群呼喊尖叫的声音,如果不是知道背景,我甚至分辨不清叫嚣、狂欢和恐惧”,黑色恐怖于校园中最终决堤的那天,港中大一名在校寄宿生留下此番速写。

11日上午8时许,起身准备前往学校的港中大学生小高发现楼下公交已然停摆,随后不久,校方发来确认邮件,因暴徒的“黎明行动”,中大附近的主要干道被阻断。

自当日清晨,部分黑衣人从香港中文大学校内二号桥向下方投掷物品,在这一校管区和公共区域的“灰色地带”,桥下连接新界各地的交通动脉――吐露港公路,以及连接新界和九龙的港铁东铁线均被杂物堵塞。

侠客岛:离开香港的内地学生说港人仿若活在梦中

港中大黑衣蒙面人堵塞交通要道(图源:BBC)

警察随后与黑衣人各自在二号桥附近驻守,中大的校园示威高潮从这一地处偏僻的小桥展开;无人讳言的“恐怖”,在随后的两天一夜遍及全港高校。

11日上午,在香港大学读化学专业的博士生小陈如常来到学校,尽管当日纵火焚人等“人血馒头一般”的事件已在学生群聊里“止不住升温”。

走到半山腰时,砖头、杂物密集的堆砌尚未能阻断去向;直到进入校园,“分辨不清是校内还是校外”的黑衣人全副武装,在楼梯口码好钢管、抛掷杂物伤人,小陈才意识到“事情被搞很大”。由于学校封锁,商铺关门,他不得不饿了一天肚子,晚上逃出才匆忙进食。

而未能进入港中大的小高对这场暴徒肆虐或有着更“全景式”的感观,中大校、警对峙高潮中的一天一夜里,暴徒四处纵火、高空砸物、偷取校园弓箭、标枪、投掷汽油弹逾200枚、以镪水弹试图令受害者毁容。

从小高的居所远望学校所在的山体,“整座山都冒着烟,非常的恐怖,异常的恶劣”。

侠客岛:离开香港的内地学生说港人仿若活在梦中

侠客岛:离开香港的内地学生说港人仿若活在梦中

暴徒在夜间的港中大校园纵火、投射镪水弹(图源:港媒)

“整个香港的环境是密切联系的,学生会是彼此串联的,不能单独通过一个来看‘全盘失控’”,12日离港的港大学生小赵将校园暴动视作全港黑衣人的“复仇预谋”,由此引向了数月运动以来的质变。

而中大火光熊熊十余小时后,12日午夜,经与校方多次沟通、段崇智、沈祖尧两任校长到场劝吁,此前已反复退至二号桥尾的警方开始全线撤离;港大的小杨看到实时新闻,即刻起身收拾行李,“就是这件事情,让我觉得没有人能再保护我们”。

侠客岛:离开香港的内地学生说港人仿若活在梦中

香港中文大学校长段崇智在二号桥上(图源:外媒)

次日清晨5点,小杨等一行五位内地生自西营盘站搭乘港铁,数个小时后,小杨经高铁返抵老家湖南;同日选择返回内地的港大学生小赵则直言,“整个香港仿若‘活在梦中’,对于普通民众来讲,根本看不到希望”。

港中大的小高事后回忆,约在12日前后,内地生离港达到高潮,很多在港的国企、民企、社团联合会都为学生撤离提供了帮助;小高自己也在13日坐上了湖南国企包下的大巴车,撤离时,车窗外的中环街头一片晦暗,因之想起前夜山间的火光――

“大火烧一下就‘没有’了”。

侠客岛:离开香港的内地学生说港人仿若活在梦中

香港中文大学被暴力笼罩(图源:外媒)

如今,没有人再试图以“反修例诉求”来解释这场运动的因果;而学生成为乱局的中道“劫持者”,倒并不显得意外。

两年以前,小杨选择来香港大学念书,因为对中美矛盾“有过预期”,在大陆边缘的港岛,就成了“相对安定”的选择。

他所在的实验室里有一位博士是香港本地人,平时课余并不会过多论及政治;至于港大其他倾向于做“政治大参与、大选择”的年轻人,小杨倒也有过接触:

“有人在墙面涂鸦,有人在交流中流露过支持民主派,但大概率只停留在和理非。”

六月,香港风波渐起,此前的涂鸦慢慢变作标语、路障、汽油弹,更有肩扛美国国旗者在校内的中山广场与小杨擦肩而过。

“印象里最危急的一次,是7月下旬黑衣人和警察直接在我们宿舍楼下对峙,楼内所有出入口都被砖头、雨伞堵塞,临窗能看到的唯一生路(地铁口)也被时刻抛以重物。”

侠客岛:离开香港的内地学生说港人仿若活在梦中

黑衣蒙面人手持弓箭(图源:港中大校园电台)

作为博士生,小杨偶尔也会为本科生授课,在专业领域,“(他们)化学这一基础学科的教育是非常缺失的,中国史教育也是;一是缺乏了解、二是缺乏逻辑训练,在回归前后,近乎没有改变。”

和小杨同一时期抵港的博士生小赵,学业之余会在球场上和本地学生频繁接触,在“将情绪诉诸极端暴力”以前,“local(本地生)也不是洪水猛兽,他们也是一个个年轻人,双方没有太大隔膜”。

事发至今,港大内部已“布满了武器”,这说明“双方缺乏一个理性沟通的机制,使得‘盲目猜测的阶段’持续了过久”。

在小赵所在的课题组,一位土生土长的香港本地人坚定支持港府止暴制乱,而一位新移民的立场则非常“黄”――“会在微信群聊里跟这些人有争论,但大多止于意气之争”。

“当观点根深蒂固到一定程度,反对派所谓‘香港人的反抗’便一触即发。”

在港中大学生小路仅三个月的在港经历中,只有一次快递员因其听不懂粤语,无奈中骂了一句脏话,“除此以外,还没有过什么不适”。

“香港人其实积累了很久的情绪,虽然收入高,但依然不能过得好;当利益聚集于一小部分人,普通人就只能勉勉强强过一辈子,毫无希望。”

在这位就读于港中大跨文化研究专业的青年眼里,“香港同代人自己也知道,他们永远不能达成他们的目的”。

侠客岛:离开香港的内地学生说港人仿若活在梦中

暴徒聚集于港中大校园一角(图源:港媒)

小路此次并未跟随其他同系内地生一起撤回,在他看来,一年制的硕士在读生大多开销不少,因而研究生群体整体“闹得不多”。

“这些事并非是以校方之力就可以抑制的事情,所以也不会说对学校感到失望。”

而年纪稍长的几位内地博士生,此时或暂安置于深圳,或已在老家休整。在港大的小杨眼里,乱局即使止息,香港社会割裂也会愈发严重,各个高校的学历会随之贬值,原本“大家一起做蛋糕”的轨迹就此转向――

“毕竟,此刻校园内还有安保力量在守护着反对派的女神塑像。”

对于同样选择离港的小赵,因其所就读的机械工程专业需要大量实验设备,如果乱局短期内不能终止,可能会考虑到内地学校交换、甚至如部分同窗那样做转学尝试。

侠客岛:离开香港的内地学生说港人仿若活在梦中

港府发布“全港停课”公告

11月13日,香港教育局发布“全港停课”公告;目前,包括香港大学、香港中文大学在内的香港八大高校也均宣布停课、网上授课或终止学期。

校园是求学问的地方,它的主题绝不是暴力。

最近这段时间,“北京市接诊两例鼠疫患者”的消息牵动着许多人的心。有的人谈鼠疫色变,对于“鼠疫”是只闻其名不识其真面目。于是,一旦有关于鼠疫患者的消息都可能瞬间点燃公众的关注。

根据最新的官方消息,目前来京就诊的两鼠疫患者正在朝阳区相关医疗机构进行救治,一名病情稳定,另一名经专家会诊,病情仍然危重,略有好转,正在进行对症治疗。

“鼠疫”到底是怎么回事儿?老鼠身上的传染病怎么会跑到人体呢?它对人的健康伤害究竟有多大?我们该怎么做才能预防鼠疫呢?这不,北京市卫生健康委及时发布了《关于鼠疫的那些事儿》,为大家解惑。快来看看专家是怎么说的吧!

关于鼠疫的那些事儿

作者:首都医科大学附属北京佑安医院感染综合科副主任医师 李侗曾

提到鼠疫,很多人感到既陌生又熟悉,陌生是因为大部分人已经很多年都没有听说过鼠疫这个名词了,很多朋友第一反应都是“还真有这个病呀?”,或者说“我还以为只是历史书中的一个传说呢”,而说熟悉是因为大家在很多文学作品中看到过关于鼠疫的记录,知道这种“臭名昭著”的疾病在历史上夺走了无数人的生命,给人民健康和社会发展带来重大的损失。

在我国法定报告传染病中,鼠疫被列为甲类传染病。甲类传染病都是烈性传染病,具有传播性强、病死率高的特点,《中华人民共和国传染病防治法》甲类传染病目前只有鼠疫和霍乱两种疾病(乙类传染病中传染性非典型肺炎、炭疽中的肺炭疽需要采取甲类传染病的预防、控制措施)。在我们普通群众的认识中,甲类传染病的患者必须采取隔离措施,如果拒绝隔离,可以由公安机关来“强制隔离”,可见其对群众健康的威胁是比较大的。

历史上的鼠疫

人类历史上三次鼠疫大流行:6世纪的“查士丁尼瘟疫”, 最严重的时候,一天就有5000到7000人,甚至上万人不幸死去;14世纪的第二次大流行,人们称鼠疫为“黑死病”,大约三分之一的欧洲人口死亡,估计死亡人数1700万到2800万人;第三次流行是在19世纪,这次鼠疫流行波及到了中国。

从2000年到2009年,全世界共有16个国家报告了21725例鼠疫病例,其中1612人死亡(病死率7.4%)。2010年至2015年期间,世界卫生组织(WHO)收到了3248例鼠疫病例,其中584例死亡(病死率18%)。不过各地报告的鼠疫发病人数有可能被低估,因为在鼠疫流行最广泛的地区往往是监测和报告系统不够完善的地区。最近一次鼠疫疫情发生在2017年的马达加斯加,一份报告中提到,在1309例疑似鼠疫病例中死亡93例(病死率约7%)。

鼠疫是怎么引起的?有什么表现?

引起鼠疫的罪魁祸首是一种叫做“鼠疫耶尔森菌”的细菌,也称为“鼠疫杆菌”,1894年第三次大流行期间由法国科学家耶尔森(Alexandre Yersin)和日本科学家北里柴三郎(KitasatoShibasaburo)从香港的鼠疫病人身上分离出了鼠疫杆菌,并在动物身上证明了鼠疫杆菌就是导致这场瘟疫的元凶。

鼠疫的历史可以追溯到至少2800年前,之所以难以消灭是因为这是一种自然疫源性疾病,传染源来自野外的动物,而且在自然界感染鼠疫的动物主要是鼠类和旱獭等啮齿类动物,想想老鼠有多难消灭,就知道鼠疫有多难彻底消灭了,野生动物间如果发生鼠疫流行,也就是我们说的鼠间鼠疫,那么理论上鼠疫从野生动物进入人类导致人间鼠疫的风险也会增大。

那么鼠疫是如何从野生动物到人类身上的呢,这就离不开另一种动物的为虎作伥了,这个助纣为虐的家伙就是鼠蚤。这个看起来不起眼的小东西办起坏事来危害可不小,鼠蚤叮咬是鼠疫从野生动物到人的主要媒介,实现了从动物到人的重要一步,现在已经发现有大约30种跳蚤被证明是鼠疫的传播媒介。

人被带鼠疫杆菌的鼠蚤叮咬后,细菌从皮肤进入身体,到了叮咬部位附近的淋巴结,细菌大量繁殖就会导致人淋巴结肿大和疼痛,同时还有高烧,这也就是我们说的“腺鼠疫”,鼠疫患者大部分都是腺鼠疫,淋巴结肿痛最常见的部位是腹股沟淋巴结。而在鼠疫自然疫源地,从事野外工作的人或猎杀、剥食旱獭的人、牧民接触染疫动物可能性大,还有一些到这些地区旅游并且喜欢亲密接触野生动物的游客,感染腺鼠疫的风险高于一般人群。

腺鼠疫的患者传染性并不强,偶尔可能会因为脓肿破溃流出一些带病菌的脓液传染周围人,如果仅仅是这样鼠疫就没那么可怕了,但是鼠疫在人间传播主要是因为“肺鼠疫”,当腺鼠疫患者体内的鼠疫杆菌随着血液循环来到肺部,就会引起肺鼠疫,肺鼠疫患者会胸痛、剧烈咳嗽、咳出粉红色泡沫痰,严重时会出现呼吸困难。如果不治疗,肺鼠疫的病死率几乎是100%,现在有了抗生素,即使最严重的肺鼠疫,病死率也可以降到了50%以下了。肺鼠疫最大的问题就是可以通过呼吸道传播,如果不做好防护,密切接触肺鼠疫患者就有感染风险,在过去人们对鼠疫认识不够,防护不到位,一旦有人从腺鼠疫发展为肺鼠疫,很快就开始了人间鼠疫的疫情。

腺鼠疫和肺鼠疫都可能会因为鼠疫杆菌进入血流而发生败血症型鼠疫,患者会寒战高热、昏迷、休克,有些患者病情进展迅速,如果治疗不及时,病死率也将近100%,而且通常发展到败血症阶段1~3天就会死亡,患者常常因为皮肤广泛出血、坏死而出现皮肤发黑的现象,让周围人更加望而生畏、不寒而栗,这就是大家熟知的“黑死病”称号的由来。

鼠疫现在还可怕吗?

不过斗转星移,我们现在和瘟疫的实力对比早已经今非昔比,鼠疫对于人类的威胁早就没有那么可怕了,这得益于人类掌握了两种武器,第一个就是传染病的网络监测系统,人们早就意识到传染病对人类健康的威胁,因此很早就开始建立监测系统,我们对于鼠疫的监测既有野生动物监测,也有人间疫情监测,不管是动物间有疫情还是人间疫情,都能及时发现及时上报,果断采取措施,把疫情扼杀在摇篮中。

第二个武器就是医疗救治系统,除了隔离措施、消毒措施、防护措施,我们现在有了抗生素和疫苗,这是让人类战胜众多传染病的重要武器。针对鼠疫,及时有效的抗生素治疗可以让鼠疫整体病死率小于10%,对密切接触者给以抗生素预防可以避免发病,避免疫情进一步扩散。

北京并不是鼠疫的自然疫源地,多年来对鼠类等野生动物监测没有发现动物携带鼠疫杆菌,所以北京市民不需要对此担心。

我们应如何预防鼠疫?

我们现在已经知道了鼠疫可以从野生动物通过鼠蚤叮咬传播到人,也可在人与人之间通过呼吸道传播,所以预防鼠疫要注意切断野生动物到人的传播途径,也要注意人与人之间传播途径的预防,控制传染源头做好疫源地监测,在疫区灭鼠、灭蚤。大家要避免到疫区旅游或活动,尤其是避免接触啮齿动物(如:鼠类、旱獭),旱獭虽然被人说是过气的网红动物,但是由于憨态可掬,很多人喜欢近距离接触、抚摸和喂食旱獭,发个朋友圈什么的,这可是有风险的。野生动物可能传播很多疾病,野生自然生态很美好,但还是让其保持自然状态最好。如果因工作需要必须进入疫区,需要穿好能够防鼠蚤叮咬的防护服装,不裸露皮肤,减少被感染的跳蚤叮咬可能性,一些常用驱蚊剂一般也可以驱赶跳蚤。

发现鼠疫感染者后疾控部门和医疗机构会采取严格措施隔离感染者,也会隔离密切接触者,如果需要与可能感染肺鼠疫的病人接触时,尽量和病人保持2米以上的接触距离,并戴好口罩,勤洗手。

如果曾去过疫区,或者怀疑接触了鼠疫患者,应持续2周自测体温,鼠疫潜伏期一般只有1~3天,通常不超过9天,如果在这段时间突然出现发热、寒战、淋巴结疼痛、咳嗽、咳血或出血等症状,应当立即就医并告知医生疫区旅行史或者接触史,由医生安排下一步预防或者治疗措施。

总之,现在的鼠疫已经不是历史书籍和文艺作品中的鼠疫了,借助现代的防控体系和医疗体系,鼠疫是可防可控的传染病,我们既不能掉以轻心,也不要过度恐慌,相信科学,理性对待就可以了。


© 1996 - 2019 Sogou 版权所有联系我们

地址:北京